微商法律規制研究

來源: gouwua.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9-07-11 論文字數:23958字
論文編號: sb2019061312011426749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法律論文,本文通過檢索國內多個較為著名的電子數據庫、搜集相關實體書籍文獻資料,從中梳理出涉及電子商務領域乃至微商研究內容相關資料,并通過閱讀和耐心研究了解到微商
本文是一篇法律論文,本文將主要從四個部分對微商活動以及法律規制的有效性、完善措施展開討論,立足于新修訂的電子商務法,試圖探尋為促進微商持續有效經營發展的法律規制模式及制度建設。

第一章 緒論

1.1 研究背景——我國微商概況及發展
1.1.1 我國微商的概況
1999 年底互聯網使用已經開始步入高潮,同時這番高潮的到來也開啟了我國網絡購物市場,隨之網購用戶數量逐年攀升。至 2010 年我國網購市場的用戶規模、網購交易規模呈現出獨有的雙增長趨勢,當時中國網絡購物市場交易規模達 4980 億元,占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 3.2%;同時,網購用戶規模達到 1.48 億元,在網民中的滲透率達30.8%,其后在每年都呈現出持續高增長態勢[1]。而在近十年里,移動通信和互聯網的結合更是使網絡購物突飛猛進,據最新調查數據顯示 2017 年中國網購市場交易規模達到6.3 萬億元,伴隨網購市場線上線下融合,網購行業的穩定發展,2018 年中國網購市場交易規模預計可達到 7.7 萬億元。 
在如此龐大的手機用戶群體支撐下,手機互聯網與網購平臺的有機結合已逐漸展現不一樣的火花,催生了各式各樣的電子商務交易模式,而微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自 2011年騰訊公司推出微信社交通訊應用程序后,在中國大陸開通微信用戶數就持續飆升,僅僅當年用戶數活躍量一度躍居 5.5 億戶/月[2],至 2018 年春節期間微信平臺官方統計得出的統計數據月活躍用戶數更是首次突破 10 億戶大關[3]。逐年攀升的微信用戶注冊率及人們對微信依賴程度不斷增加開始觸動了部分具有敏銳商業嗅覺人士,何不以交友程序發布商品銷售信息、擴大商品廣告宣傳、產品推介、商品交易活動?這些最初擁有利用該平臺進行營銷理念的個體當之無愧地成為“微商”界的鼻祖。
其實,微商在發展初期就取得成功的原因,并非由于微商供應的商品質量較其他購物渠道更優勝,而在于其商業模式更為穩定與特殊,具體表現在它宣傳和推廣產品所指向的平臺受眾都是其親戚朋友 ,在中國傳統熟人社會氛圍下促使買賣行為從外觀上表現出更高的信賴與互動,也正因如此微商出現之初獲得了各方盛贊,然而微商作為一種社會性民商事行為,畢竟最終還得受市場無形之手和法律法規的有效的調整。但在我國電子商務法頒布前,卻未有相關規范微商的規定,微商糾紛的增加因此就成為不可避免的事實了,而在此背景下出臺的電子商務法施行將影響到微商未來發展的走向,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受到更廣泛社會群體的關注與討論了。
..........................

1.2 研究意義
1.2.1 國外研究現狀
事實上,微商作為近幾年才出現的新經濟模式,所依附的載體微信在國內無人不知但在國外仍是一個陌生事物,故在國外自然就不存在微商經營模式,同時國外的人們所關注的仍是傳統電子商務。從現行世界各國的立法現狀上宏觀地看,在電子商務的主體資格、運行規則普遍都沒有進行過多限制。大多數國家認為網絡只是另一種獲取信息的方式,與現實中的商務往來并無太多不同,因此并沒有必要對電子商務的主體、運行規則作出特殊的限制或過多限制。究其更深層次的原因,大概是各國對電子商務普遍都存有美好的期待,改變民眾生活、未來電子商務有望成為國家經濟增長的著力點之一,因此各國對于電子商務主體的認證持有較其他商業模式更多的鼓勵和寬容態度。同時就筆者所知,如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其國土內的商事經營主體除了公司、企業外[5],并未如中國那樣設置個體工商戶,這些國家針對小商販小經營者經營行為所持的態度也是比較包容,具體表現在不需要任何的商事登記或備案程序的。那么這些小商販小經營者是否會因無登記、備案狀態而擾亂市場秩序呢?事實上并不會,這些國家采取的是事后監管及實名納稅登記等制度,展現的恰好是商事管理的靈活性,而這種制度的有效推行,實際已經有效延伸適用至自然人作為電子商務的主體上了。再將目光投向歐洲的一些國家,如德國盡管也制定了《電信服務法》、《數據保護法》、《多媒體服務國民協定》等一些專門針對互聯網活動的法律。但事實上其數量較少,基本上還是對原有一些商務法律的修改和補充而已,并且其立足點偏向于傳統商事的制度和原則,希望盡量做到不干預電子商務活動。而瑞士則對于電子商務管理的約束力顯然較之前提及的幾個國家更為不同,基本沿用原來的傳統商事法律體系對電子商務進行管理,同時確定了補充性原則、非歧視原則、技術中立性、與國際接軌原則,公眾高度參與原則等五條原則促使電子商務發展,作為政府推進網絡經濟的準繩。[6]由此可見世界各國對電子商務的寬容、鼓勵態度有望對電子商務高速發展提供動力,推動更多電子商務新模式的興起,但盡管如此,微商這一類新型電子商務模式尚未在中國以外國家出現,同時單憑這一點來說中國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其他國家更多的只是在相關互聯網交流展示平臺發布商業宣傳廣告而已,商業活動還得分離回歸到線下,因此本文所討論的微商類似群體活動的法律定位、規制問題更多地回歸中國國情上討論,也希望以后微商模式能走出國門,為他國所借鑒。
...........................

第二章 我國微商涵義及法律地位

2.1 我國微商的涵義
“微商”這個概念最早出現于網絡,據說是由微盟(早期致力為微信公眾賬號提供營銷推廣服務的第三方平臺)創始人孫濤勇先生最先提出的。“微商”這個詞給筆者第一印象應是有別于一般的商事主體或商業活動,并且具有相對小型乃至微型的民商事主體(主體)或形容的是從事著相對小型的商業項目或合作項目的一種特有活動行為過程(行為)。隨著筆者查閱資料后發現“微商”的確有這一層含義,但范圍應是有所限縮,它指的是依附于微信客戶端從事商業(商事)活動的一個特殊群體或者是一種活動過程。從理論上來講,將其視為行為論的話,“微商”更為清晰全面的理解應該是立足于移動互聯網空間,借助于社交軟件為工具,以人為中心,社交為紐帶的新電子商務模式。而將其視為主體論的話,筆者發現微商還可進一步劃分為廣義的微商和狹義的微商:廣義微商是指以個人或公司在其自有注冊的微信平臺賬戶上進行商業活動的群體;狹義微商則指以個人主體在其微信朋友圈進行產品營銷活動的群體。由于篇幅所限,本文討論的也僅限于將“微商”界定在主體論的角度--狹義的微商,即圍繞個人開微店的群體展開討論。
就本文所選取狹義微商進行研究的另一重要原因--筆者認為狹義微商定義更貼近微商本意,因為微商最初的英文譯法為 WeChat Business,由“WeChat”和“Business” 兩個單詞構成,“Business”為商業或從事商業活動意思不言自明,而“WeChat”正是微信的英文名稱,由此推知微商群體展開活動所借助的載體本質上應是微信。[8]為何以微信作為載體誕生這個新電子商務模式呢?筆者分析,還得從微信產品獨到優越性說起,
作為即時通訊工具的微信,從 2011 年誕生之初就肩負起人與人之間輕松搭建起快捷交流的橋梁作用,它的兩大特點也一直為人稱道:第一是首創提供語音/文字傳輸方式搭建橋梁,第二是其朋友圈展示功能,兩大特點結合后讓受眾群體擁有一個更為寬廣的個人展示平臺。
..........................

2.2 我國微商的法律地位
其實早在 2018 年 8 月 31 日前,針對微商行為的法律地位(法律定性)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實務上都是界定不明確又或者說是無法界定的,爭議原因大多圍繞著微商行為到底屬于經營行為還是屬于民事行為?若論微商屬于經營行為,那么微商在從事經營過程中就必須依法通過交易平臺提交相關信息登記注冊,取得經營資格,繳納相關稅項,其行為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下簡稱《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約束,但在各地實踐中,對微商主體明文規定強制性注冊登記后方能從事活動的規定似乎不多;如若論微商是屬于民事行為,那么這種行為就應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以下簡稱《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以下簡稱《民法總則》)規范,而交易行為就應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約束,然而此種定性又會間接導致市場經營主體混亂、逃稅現象出現[11]。在種種爭議之下,微商到底是以民事主體還是商事主體參與微信平臺內產品營銷最終還是沒有定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正式頒布前,微商所處位置尤顯尷尬,而伴隨微商群體交易頻繁、交易額提升、管控的失衡(未有相關行業規范導向及法律法規的規范)特點,微商發展的趨勢實際上已不知不覺影響著整個電子商務業發展大勢。
至 2018 年 8 月 3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正式頒布后,如前文所述,微商才正式納入到電子商務經營者之列,同時這里值得一提的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第九條(前文已列出,此處不再贅述)及第十條(“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是,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需要進行登記的除外。”)內容所見,此種法律條文及立法精神體現了市場準入分類識別理論——為不同民商事主體商事登記提供了制度建立的前提和基石,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較其他民商事法律的優勝之處,為引導不同電子商務經營主體共同推動互聯網經濟發展提供了理論支持。
.............................
第三章  微商法律規制現狀及問題 ..................................... 9
3.1  微商工商登記的基本法依據分析 .................................... 9
3.1.1  電子商務法頒行前的微商登記困境、成因 .............................. 9
3.1.2  電子商務法頒行后微商登記的法律標準 ....................... 10
第四章  微商法律規制的完善構想 ...................................... 18
4.1 落實電子商務法,完善微商主體登記制度 ................................. 18
4.1.1 落實微商主體登記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 ................................... 18
4.1.2 落實微商主體登記制度的措施 ............................... 20

第四章 微商法律規制的完善構想

4.1 落實電子商務法,完善微商主體登記制度
4.1.1 落實微商主體登記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
(1)落實微商主體登記制度的必要性
首先,建立微商主體登記制度是落實電子商務法中關于電子商務經營者主體中重要組成部分(微商主體)準入規則的有力一步,也能為其他電子商務經營主體準入機制設置作出借鑒、示范作用。[18]回顧我國電子商務業的發展歷程,誕生于 1997 年,成熟于 2001年,同時當年企業電子商務才成為中國電子商務新的主體,電子商務從誕生到成熟前后僅用了 4 年時間。而微商群體從萌芽到在神州大地遍地開花花的時間更短僅用了 2-3 年,可想而知,伴隨著較為寬松的國內經濟環境、相關法律法規未曾完善下,中國電子商務新模式的創建與發展速度之快。在立法文件中不難看出一般先約定共同點然后發散至相異點,同理電子商務法履行了其基本法義務,已大致規定了一般電子商務的主體準入規則,隨后就是關于針對各種電子商務新模式準入規則進行個性化設計,而本文討論的微商就是其中較為典型的特殊電子商務主體,毫不例外地要適用于電子商務經營主體主體準入條款(電子商務法第十條)。同時如筆者在本文第二章提及的立法者設計電子商務法第十條的初衷:為個別特殊電子商務經營者的定性提供便利(該部分經營實質是接近民商主體的混合形態的,電子商務經營主體在達到一定經營額度時實際偏向商法上“營業”標準,構成商主體,應此需要進行市場主體登記,其他的三種小微經營情形偏向民事主體范疇,因此不需登記)。然而微商對應的屬于哪一個類型尚不能馬上判斷,因為關于其中的“零星”“小額”定義確沒定論,仍需配套規范來明確具體標準,而建立微商主體登記制度應是屬于該配套規范的必要構成部分,更進一步地說在這一制度試點建設完成后也可供其他特殊電子商務主體登記制度提供借鑒作用。       
.............................

結語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gouwua.cn/law/26749.html北京赛车pk拾,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法律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法律論文頻道(http://gouwua.cn/law/北京赛车pk拾)查找


相關閱讀

BT模式運作中的法律風險及預防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效力的司法法律認定—

我國反壟斷訴訟專家輔助人法律問題研究

我國保障化住房及法律政策探討

議我國國企干部薪資法律制度之合理路徑

國際勞工標準的涵義、產生及我國對外貿

對當前我國公司債發展局限的機制設計探

論商標反向混淆的法律規制

論勞動關系解除后用人單位的法律責任—

臺灣地區大法官“釋憲”對隱私權的法律

血汗勞工與英國最低工資法研究

勞務派遣人員權益法律保護研究

法律畢業論文范文精選十篇

科學發展觀視角下煤炭安全生產法律體系

網絡海外代購中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律立法

從行政訴訟法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看其如何

從美容美發合同糾紛看服務合同之解除

我國都市社區管理法律規制

淡談行政裁決訴訟的基本原則、類型及制

刑事涉案財物的法律沒收制度研究